東方今報新聞觀察員 路治歐
  時事綜述
  “第一”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“重要”,有時候也代表著“新意”。黨的十八大後習近平第一次到新疆考察。4月27日至30日的習近平新疆行釋放了信息,讓人看到新疆接下來抓發展惠民生的方向和機遇,比如新疆將更加重視農牧業和副業,辦好雙語教學,為基層優秀幹部提供更好的政策保障等。反恐不是南疆問題的全部,不過,考察第一站定在近年來暴恐襲擊事件多發地區的喀什,說明中央對維護新疆長治久安和社會穩定的重視,並有決心、願意花大力氣解決新疆當前突出存在的主要問題。4月30日,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發生暴恐襲擊案,1名無辜群眾和2名犯罪嫌疑人當場被炸死。案件很快告破,但暴恐分子的囂張氣焰再次體現。習近平既指出要“給暴力恐怖勢力以毀滅性打擊”,也在新疆之行中給出了根源上解決暴恐問題的答案。李克強就任總理後第一次訪問非洲,並第一次由夫人程虹陪同出訪,第一次發錶面向全非的演講,並將創出在非洲的更多第一次。5月4日,在結束重慶考察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後,李克強開始非洲四國行。夫人程虹受到媒體關註,程虹是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外語系英語教授,出生於鄭州一個幹部家庭,父親程金瑞曾任共青團河南省委副書記,母親劉益清是新華社記者,獨女畢業於北京大學。MH370航班失聯55天后第一次被宣告處於失蹤狀態。5月1日晚,馬來西亞所做的這項宣佈,意味著MH370從“失聯”到“失蹤”,不變的是對生命的守望和搜尋的信念。我國第一個電信虛擬運營商的專屬號段170手機號碼在杭州放號。5月4日的這一舉措打破以傳統三大運營商為主導的國內通信市場格局,用戶將獲得內容更具差異化、資費更低的通訊服務。
  長江經濟帶建設正式啟航
  4月28日,就任國務院總理後首次考察重慶的李克強在重慶主持召開座談會,研究依托黃金水道建設長江經濟帶,為中國經濟持續發展提供重要支撐。這意味著“長江經濟帶”正式啟航。長江經濟帶是繼中國沿海經濟帶之後,最具有競爭力和活力的第二大經濟帶。長江經濟帶的概念從構想提出到成為國家戰略,已有30年曆程。早在上世紀80年代,國內著名經濟地理學家陸大道就提出了“一線一軸”的長江流域“T”字形發展戰略:一線指沿海一線,一軸即長江流域。上世紀90年代,“長江三角洲及長江沿江地區經濟”戰略構想被提出。2005年,長江沿線七省二市在交通部牽頭下簽訂了《長江經濟帶合作協議》。此構想進入最高決策視野是在去年。2013年,《推動長江經濟帶轉型升級指導意見》編製;習近平總書記在武漢提出的建設長江全流域“黃金水道”。2014年,“依托黃金水道,建設長江經濟帶”寫入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,上升為國家戰略。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5日召開會議提出 “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長江經濟帶發展”,將二者放在同等重要的戰略地位。而這一經濟帶範圍包括上海、江蘇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重慶、四川、雲南,去年下半年國家發改委召開課題彙報會,將浙江和貴州納入,確認共計11個省市成員。為什麼要建長江經濟帶?李克強在會上做了具體闡述:從世界區域發展看,從沿海起步、溯內河向縱深腹地梯度發展,是世界經濟史上的重要規律,也是許多發達國家在現代化進程中的共同經歷;從中國區域發展格局看,長三角地區是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一極,建設長江經濟帶將構建沿海與中西部相互支撐、良性互動的新棋局,讓長三角、長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經濟區三個“板塊”的產業和基礎設施連接起來、要素流動起來、市場統一起來,促進產業有序轉移和新型城鎮集聚發展,形成直接帶動超過五分之一國土、約6億人的強大發展新動力;從發揮的作用看,長江經濟帶建設對於有效擴大內需、穩定經濟增長、調整區域結構、實現中國經濟升級具有重要意義,也是深化改革開放、打破行政區劃壁壘、建設全流域統一開放現代市場體系的重要舉措。這是中國經濟為保持一定的速度尋找的新引擎。目前,由國家發改委牽頭制定的《關於依托長江建設中國經濟新支撐帶指導意見》征求意見稿已經出爐,將上海、武漢和重慶列為長江經濟帶三大航運中心,年內有望出台。在股市上,相關的概念股從上周一直到5月5日,都在受資金追捧。由於長江經濟帶所覆蓋區域範圍太廣,且長江上、中、下游不同區域經濟發展程度的差異較大,長江也面臨著交通能力不足、網絡結構不完善、綜合交通樞紐落後等問題。因此,健全互動合作機制,完善流域大通關體制;加強航道疏浚治理,提高通航標準,增強長江運能;以重要港口為樞紐統籌水運、鐵路、公路、航空、油氣管網、集疏運建設,打造綜合立體交通走廊;與依托亞歐大陸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相連接;處理好發展和保護的關係,避免產業轉移帶來污染轉移……都需要慎重考慮和詳細規劃,而這絕非朝夕之功。一句話表露加快改革決心4月30日,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在部署支持外貿穩定增長和優化結構有關工作時指著手中的材料,肯定有關部門的修改建議,要求將便利化通關政策的表述由“繼續推進試點”改為“全面推進”。“一次申報、一次查驗、一次放行的政策就別再試點下去了,要直接全面推進,為企業提供更多便利。”李克強的這句話表露了其加快改革進程的決心,顯示簡政放權改革確實不易,也讓我們反思哪些政策的放開、哪些審批原本沒有任何安全風險,卻被以“試點”當成拖延的方式。“很多國家根本沒有那麼多政府審批,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審批”,行政管理體制還有很大的改革空間。減刑假釋案件必須公開了4月29日,最高人民法院發佈《關於減刑、假釋案件審理程序的規定》並於6月1日起施行,規定明確了減刑假釋案件一律在立案後5日內依法向社會公示被報請減刑、假釋的職務犯罪,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等六類案件必須開庭審理等規定。這是司法公開的重大舉措。長期以來,減刑、假釋工作缺乏公開性和透明度,存在一定程度暗箱操作,導致有些罪犯花錢“贖身”、逃避懲罰,嚴重踐踏法律尊嚴,損害司法公信力。要防止減刑、假釋案件審理“走過場”,還要有罪犯改造效果的科學評估體制。對於司法公開來說,這僅是司法公平要做的其中一步,如何減少更多庭審公開的人為障礙、如何監督檢察機關的超期羈押等,要做的還有很多。政府不應該阻止控制房價下跌房事的新消息是,地方密集救市。南寧、無錫、杭州蕭山區通過鬆綁限購、下調購房入戶標準等方式救市,而天津濱海區、福州、鄭州官方也已放出消息,擬分類、分地區對購房政策進行調整。一位在全國多地有項目的開發商說:“房價還沒怎麼跌,地方政府比我們還著急。”有消息說,全國樓市降溫明顯,降價潮席卷全國。不過,國家統計局4月份公佈的數據顯示,70個大中城市中房價下跌的只有一個。有點降價的風聲,地方政府就急了,顯示是對宏觀經濟下行的顧慮和對錢袋子的未雨綢繆,不過用行政手段壓制房價下跌,無助於消解房地產市場持續多年的“虛火”,無助於緩解經濟轉型升級之難。應該像多位專家在央視里呼籲的那樣:明智一點,不能再救市了。“限購令”即使鬆綁,也應該以建立長效市場機製為方向,讓市場機制在房地產市場逐步發揮作用。
  “法治限牌”五一前,機動車限牌的傳言在多地傳出,即使個別地方車管所稱沒有接到通知,也讓人懷疑在放煙幕彈。不過,擔心突擊限車牌的南京人可以鬆口氣了。上周,江蘇省人大有關負責人表示,當地有關法規明確規定,限牌必須公開、審議、提前公告,江蘇任何一個城市突然限牌都屬違法,沒有任何法律效力,而且應當追究有關負責人的法律責任……江蘇的做法更符合法治的原則,也說明打法治牌澄清傳言最權威、最有力。謠言止於智者,更止於治者——即使沒有相關地方法規,按照法治的基本原則,政府沒有明確法律依據,都無權採取任何影響公民合法權益的舉措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東方今報新聞觀察員路治歐:長江經濟帶建設正式啟航)
創作者介紹

S.H.E.

wgalrcaptj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